推荐资讯

最后更新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招贤纳士
引爆小程序:寻找微信生态里的下一个拼多多
时间:2019-04-11 13:25:17  来源:本站  作者:

  微信生态中,小程序的渐次开放使得创业者们看到了机会。有了梧桐树,自然会吸引来资本。创业者们希望在小程序里中寻找水草肥美的属地,而资本则希望能在小程序中找到下一个拼多多。

  从小程序上线 月份,是小程序市场的寒冬,很多分析人士甚至认为小程序不如微信之前推出的服务号,注定是一个会失败的产品。

  微信小程序发布仅一年多的时间,小程序已经生长出一个相对完整的生态,通过底层技术与微信流量入口双管齐下,深入到电商零售、社交、内容、交通出行、生活服务等各个生活场景。

  2018 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最大黑马是拼多多创始人黄峥,身家776. 3 亿元排名第12。短短三年多时间便坐拥三亿用户和百万商家,拼多多的成长奇迹,和同时期微信的崛起密不可分。

  如今,小程序的兴起正试图广泛复制微信生态的力量。黄峥认为,每一个电商都应该做小程序。

  “ 2017 年 5 月拼多多成立小程序团队,到 2018 年 5 月已服务3. 6 亿用户。小程序不仅具有强的社交互动性,更重要的是体验便捷。”拼多多CTO陈磊在一个公开会议上表示。

  拼多多是小程序里面的佼佼者。 7 月 11 日,微信官方披露了小程序成绩单:已上线 个第三方开发平台。

  GGV投资副总裁李浩军在馒头商学院的分享中解读说,苹果 2007 年发布第一款iphone,约 11 年后App store总的应用数量在 300 万左右,但小程序只花了 1 年半,应用数量就达到了 100 万。

  商业世界的运转变得越来越快,而这种快背后隐藏着最简单商业逻辑。腾讯 2018 年第二季度季报显示,微信和WeChat的合并月活跃账户数达到10. 58 亿,比去年同期增长9.9%。

  互联网创业从上世纪 90 年代兴起,从PC时期到到移动互联网时期,诞生了一些超级App,微信,淘宝,今日头条,京东,美团等等,几乎分流了当下互联网所有的流量,新来的创业者获取流量的成本越来越高。

  微信生态中,小程序的渐次开放使得创业者们看到了机会。有了梧桐树,自然会吸引来资本。创业者们希望在小程序里中寻找水草肥美的属地,而资本则希望能在小程序中找到下一个拼多多。

  连续创业者、轻芒创始人王俊煜发现一个事实,从用户的维度来看,微信、朋友圈、抖音、得到、知乎争抢的都是用户一天 24 小时的注意力。尽管他做的事情目前在商业上没有对标对象,但其实竞争已经白热化了。

  2018 年 7 月 3 日,二环内东四五条胡同,安静,悠闲。北京城的喧嚣与忙碌在这个星期二的早晨似乎隐匿了,轻芒的办公室就位于此。三层小楼,沿着楼梯上屋顶,几只猫在自由的穿梭。

  娃娃脸、黑框眼镜、身着T恤牛仔裤的王俊煜说,“我告诉选址的同事,找一个门面房,朋友、合作伙伴、用户来,能够直接推门进来。”

  今年是王俊煜创业的第八个年头,这也是他自创业以来第六个办公地点。王俊煜, 85 年生,毕业于北京大学元培学院,曾创办《元培时讯》,后就职于Google。 2010 年创立豌豆荚,这是一款类似于小程序的手机管理软件,侧重软件和游戏的分发。

  2016 年 7 月,“豌豆荚”被阿里收购后,王俊煜在琢磨新的创业方向,因此对业界的一些新的动向他颇为关注。

  微信之父张小龙当年初曾公开透露,微信内部正在研究新的形态,叫“微信小程序”。 8 个多月后,微信小程序正式开启内测。在微信生态下,触手可及、用完即走的微信小程序引起广泛关注。腾讯云正式上线微信小程序解决方案,提供小程序在云端服务器的技术方案。

  9 月 22 日,微信对外放出了 200 个小程序内测邀请名额,王俊煜的好朋友阿禅获得了邀请。阿禅,创办“有可能学院”,也是极客公园的前CEO。当时王就跑去找阿禅,想了解下小程序。

  三个月后,王俊煜正式对外宣布轻芒品牌,开始二次创业。轻芒通过智能化兴趣推荐和搜索引擎,帮助用户在其关注领域寻找到高质量的内容。当年的媒体发布会上,王俊煜谈及,轻芒品牌目前尚没有看到飓风型的风口,所以这将是一个较慢的、线性的、持续的过程,团队首先需要的是耐心。

  夺冠互动创始人王文龙不一样,他的团队在小程序的公测里便嗅到了机遇的味道。

  王文龙,河南许昌人,北漂十年,曾是高德地图街景引擎的负责人。 2014 年高德被阿里全资收购,已经在外漂泊十年的王文龙,离开高德回到郑州。 2014 年也是移动互联网的黄金一年,滴滴快的合并,美团、饿了么打的不可开交。

  从一线城市回到老家的王文龙,不甘心退出已打拼了十年的互联网战场,王文龙决定创业。王文龙和几个合伙人把创业的方向定在了围绕微信生态创业,当时围绕微信创业的有两拨人,一波是自媒体公号,一波是提供技术服务。

  王文龙属于后者,蜗居在郑州的居民楼里,创业的路走的艰辛,两年时间,花光了十年的积蓄,他积累了 2000 多客户。王文龙一直在等一个机会,他想做一个Saas服务平台,但至于方向,他也没想的太清楚,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对 2014 年开始创业的王文龙来说,移动互联网时期尽管也诞生了不少独角兽,投资风口也一茬茬的换,但他们真正能把握的机会其实很稀少。

  “小程序公测的当天我们召开了一次内部会议,我们的优势是两年服务号的开发经验、数十人的团队、几千家客户,技术合伙人也擅长Saas平台的产品架构。”王文龙告诉《深网》。

  2017 年 1 月 9 日,微信第一批小程序正式上线,王文龙的夺冠魔方小程序制作平台也同步上线。夺冠魔方便是一个小程序Saas服务平台。

  不过,从小程序上线 月份,是小程序市场的寒冬,很多分析人士甚至认为小程序不如微信之前推出的服务号,注定是一个会失败的产品。

  王文龙把自己公司的生与死都与小程序绑定在一起了,但紧接下来,他创业生涯中最艰难的一段岁月也开始了。身边的客户和朋友都纷纷劝王文龙,尽早收手,不要再继续投入了。

  尽管备受质疑,但在王文龙看来,跟公众号相比,他感觉微信官方一直在控制小程序的节奏,公众号是后置审核,如果违规就会被封号,而小程序是前置审核,一个小程序在向官方提交的时候,功能、测试、是否违规官方会仔细审核。

  王文龙得出结论,小程序是一个稳步向前的事物,它在一点一点向市场释放其能力,“从开发的维度来讲,是一个巨大的变革,因此从技术上来说,它也是一点点成熟的,并不是一下子什么能力都具备了,任何一个产品的开发都是如此。”

  尽管小程序迎来的是长达 3 个月的遇冷,当时微信也并未开放模糊和关键词搜索、群分享等入口,但王文龙依然很自信,他扩充团队,带领团队进行线下分享,一次次告诉潜在客户小程序可以为他们带来哪些便利。

  2017 年 5 月份,微信官方“附近的小程序”等功能开放,人们发现了小程序的潜在价值,大量用户和开发者回流。

  王文龙的坚持迎来了曙光。 5 月 8 日晚上八点多,正在办公室加班的王文龙收到一条信息,内容是微信官方监测到夺冠魔方小程序平台的接入量很大,邀请夺冠团队到微信总部做调研讨论。内部炸了锅,半年多的坚持似乎得到了回应。

  2017 年 5 月 9 日,对王文龙来说意义重大。这一天,王文龙和夺冠魔方的技术总监吴亚宾来到了广州微信总部。两个非常开心的年轻人在广州IT产业园门口拍照留念。

  三个小程序的产品经理在一个会议室接待了他们。王文龙听说,这个会议室也是微信教父张小龙使用最多的会议室,广州之行,王文龙了解到小程序是微信的战略级应用。悬在王文龙胸口的一块石头落下来了。

  严明,复旦大学文学硕士,曾就职于南方报业,前网易体育总监。此前几年,他一直关注的是中国城市女性消费领域消费模式和行为变化带来的机会。

  2016 年 1 月,严明成立了言之有物公司,试图在内容和商品之间做一个连接。严明此前开发了一个Look App,其模式类似天猫模式的时尚电商B2C平台。严明和时尚美妆的公众号拿下文章转发权,不同的是,在Look App里,读者看到文章中的商品点击图片就可以直接购买。

  Look App在获客方面,也跟时尚美妆类公号合作,越往后,严明越觉得获客艰难,每一个公号的合作方都希望读者能在他这里从阅读到购买形成闭环,不愿意把客户导流到Look App上。

  因此,对严明来说,小程序诞生时,他很欣喜。小程序一出来Look就推出自己小程序相关的平台,但很快,严明就弃用了。严明举了个例子,原来都是用阅读原文承载很多商业化的能力,但后来发现阅读原文在小程序行不通,也没有好的替代方案。

  严明跟大部分人一样,从最初的看好逐渐走向怀疑,整个 2017 年上半年,严明和他的合作伙伴们都依然在用H5 页面来完成交易。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