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最后更新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维生素D能预防骨折是骗人的?专家:缺乏基本的科学逻辑
时间:2019-01-05 19:39:37  来源:本站  作者:

  “这篇‘科学’评论过于主观,主要问题是缺乏基本的科学逻辑和合理判断,选择性地突出几篇文章的阴性结果,以偏概全,造成危言耸听,其危害就是误导听众,加深大众对营养研究和营养工作者的误解和不信任。”15日,美国印第安纳大学教授宋一青对科技日报记者说。

  近日,国内某公众号发布了《几十万人研究得出结论:维生素D果然骗人》的评论称:“根据最近发表在《英国医学杂志》(BMJ)上的一篇关于维生素D在预防骨折方面益处的,涵盖了超过50万人和大约18.8万例骨折,数据来自众多国家的23个队列的最大规模临床研究论文,关于维生素D的最大规模的临床研究表明,它的好处是假的。”“人的一生中维生素D水平与骨折风险之间没有联系。”……这引起了公众对维生素D,乃至营养学界主流研究结论的怀疑和质疑。

  记者了解到,宋一青长期致力于微量元素、不饱和脂肪酸和维生素D与流行病学关系研究,现正主持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资助课题“维生素D和甲状旁腺素内分泌系统与心血管代谢性疾病的关系”人群研究。而宋一青涉及的维生素D研究资助来自美国联邦政府的科研基金,目前为止,没有接受过厂家和公司、个人以及协会的赞助,没有隐藏的经济利益冲突问题。

  “这篇评论原摘自英文自由媒体The Conversation 的一篇专家评论,作者是英国伦敦国王学院的遗传流行病学家Time Spector,他的思路基本是《英国医学杂志》BMJ最近发表的一个观察性研究,包括遗传的孟德尔随机研究的结果不支持维生素D与骨折的关系。加上最近几个维生素D临床试验的荟萃分析也是阴性结果,所以维生素D不应该作为有效防止骨折的维生素推荐使用。”据宋一青介绍,维生素D缺乏的确定和健康效应确实是科学界和营养界一直争论的焦点,但是这篇评论的主要问题就是以偏概全,选择性地突出几篇文章的阴性结果,却华丽丽地忽略掉了近一个世纪的基础和临床科学研究。

  “观察性研究作为临床效果的证据级别不高,一般不宜作为直接证据。该文作者是做遗传研究的,坚信维生素D受遗传基因影响大,无可厚非。但是事实是,维生素D的合成和代谢也更多地受其它非遗传因素的影响。孟德尔随机研究是以遗传影响为基础的统计分析,忽略了基因和环境的相互作用,其结果主要也是为验证假设提供一些间接证据,并不是支持和反对使用维生素D的关键证据。”宋一青说。

  宋一青说,其次,随机临床试验是验证临床效果的金标准,如果严格设计和执行,可以提供直接证据,而且证据的级别也是最高的。

  其中,第一篇是发表于2014年,收录了2012年之前53个随机和非随机的临床试验。该评论只是强调维生素D治疗对骨折没有效果。其实这篇文章的总结论是,使用现有的常规剂量和剂型,单纯维生素D没有明显效果,但是维生素D和钙剂合用明显降低了各种类型的骨折。这篇评论选择性地忽略了其它结果。

  该篇评论提到的第二篇临床试验的荟萃分析文章的是天津医院的骨科大夫于2017年发表在JAMA上的, 国内已经有很多深度分析批评的讨论,包括作者后来的补充和解释,提出还是不能完全否定维生素D对骨折的效果。

  宋一青认为,第三,这篇评论提到的维生素D缺乏的确定问题,作者的推理是因为有争议,所以认为维生素D的广泛缺乏问题被夸大了,这显然是错误的。尤其是怀疑血液维生素D浓度低到10nmol/L更不可靠,这种言论特别有害,容易误导医生和病人,忽视了这个领域众多内分泌和营养专家的工作。目前,业内专家的共识是,虽然诊断标准不一致,凡是血液测定维生素D浓度偏低的 (20-25nmol/L),还是需要补充维生素D剂的。

  “这篇评论提到的维生素D剂量问题,确实应该引起注意,但这也是专家的共识。在没有可靠的直接证据的情况下,作为普通营养补充剂,需要谨慎服用每天超过4000国际单位高剂量的维生素D剂, 因为医学问题需要服用的必须遵照医嘱。”宋一青特别强调。

  科学证据的归纳总结必须遵循循证医学的原则,即对现有数据作全面、公开、透明和可重复的分析和讨论,并进行证据等级分级。

  “大多数营养素与健康的证据基本都是偏低的,主要原因是缺乏严格的基础和临床科学验证。维生素D作为重要的脂溶性激素,对健康的影响,特别是包括骨质疏松在内的慢性疾病的预防,属于重大科学问题。在过去十年,学术界也十分重视,美国、欧洲、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都已经有了几项严格设计和执行的大型随机临床试验。从今年下半年开始,应该陆续出结果。这些崭新的直接证据的出现肯定会改写现有的营养膳食和临床指南对维生素D的认识。”宋一青透露。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